当前位置:海尔集团 > 重庆筑牢非法集资“防护墙” 守好百姓“钱袋子”

重庆筑牢非法集资“防护墙” 守好百姓“钱袋子”

  重庆6月12日电 题:重庆筑牢非法集资“防护墙” 守好百姓“钱袋子”

  重庆6月12日电 题:重庆筑牢非法集资“防护墙” 守好百姓“钱袋子”

  作者 彭国威

  “我们发现你区有一家企业的数据指标出现异常,请提前介入加强观察。”

  不久前,重庆渝中、江北等区打非办收到重庆市金融管理局的“预警”提示后,按图索骥迅速展开调查,一个总部在沿海、遍布全国、涉及200多亿的非法集资案件很快浮出水面。

  2018年以来,重庆市全面部署和推动开展为期三年的非法集资案件处置攻坚行动,通过“互联网+”模式,着力破解非法集资发现难、协调难、处置难的“三难”问题,筑牢非法集资“防护墙”,有效维护该市良好的金融市场环境。

  最新统计显示,重庆非法集资案件连续五年下降,积案化解连续两年超过新发案件,综合治理逐步加强。2020年前5月,该市共立非法集资案件25件,27个区县未发新案。

  “防”字诀

  织密“线上+线下”双重监测网

图为重庆市非法集资陈案处置攻坚工作现场交流会。受访单位供图。 图为重庆市非法集资陈案处置攻坚工作现场交流会。受访单位供图。

  最先发现这家企业风险线索的“高手”,是“重庆市打击非法集资综合管理平台”上的一套线上“打击非法集资监测预警系统”。

  “这个系统就像我们的‘千里眼’。”重庆市金融管理局金融稳定处工作人员说,目前,这个系统搜集了10余万重点目标企业的大数据,通过投诉举报指数、传播力指数、合规性指数、收益率偏高指数和特征词命中指数五个纬度指标,每天24小时对企业进行实时监测分析,实现分值自动统计,“一旦数据指标超过40分,系统就会‘亮红灯’发预警”。

  有了“数据跑腿”,重庆还在全国较早建立了市区(县)两级处非领导小组,充分发挥资源统筹调动、靠近基层一线优势,实现“线上”指挥,“线下”执行。

  依托这套高效畅联的管理模式,重庆有关部门和单位及时开展联合行动,对这家咨询企业进行处置,让企业提前兑付非法吸收的资金近亿元,随后,公安部门对该公司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侦查。

  为了充分发动群众,重庆市金融管理局还搭建了一个“重庆金融安全卫生”微信公众号平台。生活中,百姓如果发现身边有非法集资现象,只要关注这个平台,通过“有奖举报”窗口,可以轻松完成图文信息一键上传。“系统可通过自动定位或手动输入地址等方式,直接将信息移送至投诉举报事发地进行处置。”

  “快”字诀

  化“九龙治水”为“统一作战”

  非法集资跨区协调难,是攻坚战中的一个“堵”点,为了“疏通经络”,重庆构建“地区协调链”,将所有攻坚台账的陈细案分为“外省牵头的跨省案件”“我市牵头的跨省案件”“市内跨区案件”和“市内不跨区案件”四类,然后分类施策、协同推进,有效防止因案件移交、并案、撤案和跨省等因素导致“两张皮”的尴尬。

  近两年多来,重庆共协调跨省案件处置70余次,确保在市级层面做到全国全市“一盘棋”。

  对于“市内跨区案件”,重庆会同公检法机关、区县打非办,历时半年汇总该市有记录以来的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及处置进展,全面摸清并绘制重庆“一张网”,实现案件侦办、移送审查、案件审判、执行清退、会商结案和信访维稳等关键点信息,按年度、分季度地全流程跟踪管理和分析调动。

  重庆市金融管理局金融稳定处负责人透露,“重庆市打击非法集资综合管理平台”上的案件管理中心,细分有立案侦查阶段、移送起诉阶段、案件审判阶段、资金清退阶段、案件结案阶段五个智能板块,分别用红黄橙蓝绿五色标注,各个阶段的进度一目了然。

  该负责人说,重庆还探索建立“6+N”会商处理机制,完成金融、公安、市场监管、法院、检察院、信访+行业主(监)管部门的“无缝链接”,大家少走弯路,真正实现案件“快侦”和“快审”。

  据统计,2019年,重庆新发案件移送起诉率达37.9%,较2018年提升20个百分点。

  “破”字诀

  巧借“资产重组”化解“处置难”

  赢了官司,要钱却难;百姓不满,上访不断。为解开非法集资这个“死结”,重庆积极探索“资产重组”模式,盘活涉案闲置资产,实现最大化追赃挽损。

  涉及200余人、近2000万元的“洪元案”在2015年已判决,但后续一直找不到可执行资金资产,受害群众望穿秋水却拿不回钱,多方奔走中,案件属地长寿区发现案犯在湖北某市有一烂尾工程,土地属政府划拨,工地构建筑物废弃,无法通过正常司法渠道拍卖处置, 盘活涉案资产项目成为唯一挽损渠道。

  在之后的两年时间里,长寿区组建工作专班,出动工作人员30余人次,行程近8000公里,主动与当地政府接洽协商,表达“降低损失、合作共赢”的处置意愿,最后依靠当地政府通过招商引资方式,将涉案资产盘活并处置变现,为群众挽回经济损失176万元。

  变“被动服务”为“主动服务”,期间,重庆通过建立定期接防、约访制度,主动联系集资群众通报案件处置情况,做到“让政府服务多跑路,让人民群众少跑腿”,有效避免沟通不畅引发的群访集访。

  2019年,重庆涉非群体到市信访批次、人数分别同比大幅下降。重庆市信访联席会议已不再将非法集资群体纳入该市信访突出问题专向治理清单。

【编辑:苏亦瑜】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